岛,这个地球上的新生儿,历经地球母亲数亿年的孕育,终于在2000万年前的蓬莱造山运动中,升出水面。对于活跃了46亿年的地球来说,岛错过了恐龙盛行、生物界大灭绝的时代,但是否赶上了第四纪发生的4次冰河期?这一地质之谜,终于被海峡两岸冰川学者揭开了! 

 

冰蚀垭口是很难见到的冰河地形,在至今还未在雪山以外的高山发现。垭口又称鞍部,是雪山主峰与北棱角之间的凹地,呈明显的U字型。 

 

1932年日本的博物学家鹿野忠雄来考察后声称发现了冰川地貌,立即受到地质、地理学家的强烈质疑。高山在地质时期究竟有没有冰川发育?这成了一个未解之谜

高山有无冰川地貌,长久以来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。早在1929年,就有日本学者推测高山地带可能发生过冰川。3年后的1932年,知名博物学家鹿野忠雄来台考察,站在雪山主峰顶上,亲眼目睹东北面雪山上巨大的圈谷,具有完美冰斗般的圆弧状外形,以及谷底众多因冰川移动磨擦的痕迹和冰积地貌遗迹。下山后,他即撰文声称高山有冰川遗迹,在日本学术界产生了极大的回响和震撼。之后,鹿野忠雄立即密集地开展高山冰川的调查,他总共发现了80个圈谷,其中雪山最多,达35个。但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,鹿野忠雄被分派到南洋参军,1945年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婆罗洲的丛林里,就再没有回来过。他对高山冰川的研究也像他的失踪一样,给后人留下了一个谜。

 

 

70年前鹿野忠雄所调查的雪山地区圈谷分布图 

光复后,地质、地理学家强烈质疑鹿野忠雄的发现,可惜后继无人,仍没能解决高山有无冰川的争论。近年来,在台大地理系有一群对高山冰川有着狂热兴趣的研究生曾多次循着70年前鹿野忠雄的路线考察过,我是这群热爱高山冰川研究生的队长,为解开这一科学之谜,把冰川课题研究作为我的博士论文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