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有的情况下,南极的冰雪会“变色”。2020年初,如果你有机会乘船徜徉在南极半岛附近,只要把目光从那些漂浮在船舷边千奇百怪的冰山上移开,稍稍远眺,就会发现冰山背后的雪坡上经常会出现一抹红晕,或一片“绿茵”。这是因为在厚厚的冰雪下,一个隐秘而充满生机的世界正在向人们展露真容。 

 

极地区域常年零摄氏度以下的低温、一连数月的漫漫极夜、季节性融化量不到1%的地表积雪,使得只有极少数高等植物才能在这里生存,而微藻却可以生长得很茂盛。以雪地衣藻为例,它能在极端条件下(如高光辐射强度、冰冻或异常干燥)保持孢子休眠状态,等到条件具备时迅速繁殖,大面积爆发。图为南极半岛格雷厄姆地的一座岛屿上,一群企鹅站在被雪地衣藻染成粉红色的雪地中。摄影/Hemis 

今年2月,我做了一次南极之行。南极给我的最大惊奇是,这个冰雪世界竟然不是白色的。

我说的是南极的雪——那一片片白雪竟然可以呈现草地般的绿色、甚至玫瑰般的殷红!恰在此时,社交媒体上疯传一组来自乌克兰南极沃尔纳德斯基科考站的图片。图片上,在科考站附近的雪地上出现了的暗红色。这略显夸张的颜色显得十分怪异,各种触目惊心的名字也随之而来:“果酱雪”,“覆盆子雪”,甚至“血浆雪”,最常见的称呼则是“西瓜雪”。

作者 admin